是阿黎不是阿狸

我在找一个能和我一起沙雕的大宝贝儿,你愿不愿意呢

实名举报这位柠檬ls的不称职

大家快来催更!

@🍋柠檬要好好学习吖♡

我TM真的是ALPHA!(下)

陈立农打开会议室


看到就是八个人的脸,其中,还有两个熟悉的脸。


范丞丞:我的农农!


蔡徐坤:我的宝贝!


啥时候就变你们的了…?唉唉你们的你们的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陈立农僵了僵,开口问了问:“请问这里是…高层会议室吗?”


完蛋ne,我刚刚还心里面诋毁他们啦!我会不会死掉啦!


“是的哦,小可爱。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找我啊?或许我下班可以和你吃个饭哦”


黄明昊一下子串到陈立农面前笑眯眯的说。

距离一下子被拉进,扑面而来的清新柠檬味让陈立农慌了神。

“喂justin你给我注意点!”范丞丞立马拉开了随意调戏人的忙内。


笑话!他家农农可是OMEGA,被ALPHA靠那么近还得了!


“你还好吧。”蔡徐坤皱了皱眉,这里全是ALPHA,他家宝贝一个omega太危险了!真是的!那么甜美的味道自己只想一个人独占!


于是吃醋的狮子男就不自觉的散发出玫瑰味。


“我天蔡徐坤你有病吧。”站在最旁边的林彦俊一下子被铺面来的玫瑰味呛到了,alpha的本能让他也释放出信息素抵挡外来的信息素。

“你们怕不是神经病哦!”

“喂这么多味道是要怎样!”

“好呛啊!”

“你们又在比什么无聊的比赛吗?!”

一瞬间,蜂拥而来的各种信息素挤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


哇……大家的信息素都好强大…如果不小心有个omega闯入的话会直接倒地不起吧…


陈立农懵懵的想。


在一堆骂骂咧咧的叫喊声中,林彦俊闻到了一个陌生的味道


是甜甜的草莓牛奶味……是omega!


这里我不知道的味道只有……


林彦俊猛的看向一旁懵懵的陈立农,一个健步冲到他面前拿出兜里的信息扩散雾【这个我忘了叫啥了,随便编一个,我脑子全是空气净化器枯了】就使劲喷。


“林彦俊你脑子是不是有……?!”朱正廷被喷了一脸,暴力因素直接上升结果也闻到了淡淡的草莓牛奶味。


我类个乖乖????我们这里有omega???


朱正廷直接就从旁边的王子异包里掏出能淡化alpha气息的药素,就抓人身上扎去。


“啊啊啊啊朱正廷你冷静!”


好的!范丞丞被拥有八块腹肌的仙子抓住然后就地一扎。


朱正廷:我绝对没有夹带私心,没有:-)


“你们几个干啥呢!”小鬼暴走,tm的朱正廷的针差点就扎喔脑门上了他脑呢!!!


小鬼狠狠的瞪向罪魁祸首陈立农,直接把他踢出去不完了嘛!闹什么闹!

鬼哥你这样很容易失去老婆的,真的。


小鬼气汹汹的来到这个一米八几的omega面前。

这年头omega都长那么高了吗?


“那个……他们还好吧?会不会似我的错na?”

鬼哥听着奶奶的台湾腔沉默了一下,回到。


“没事,他们日常抽风而已,你叫什么名字,要不要来我的单位上班,我可以教你很多。”


“你趁人之危!”被压在地上反抗的范丞丞怒吼到。


“便宜不占王八蛋!”小鬼回吼到。


正当小鬼回头时,那只兔子不见了。


小鬼:我好像错过了一个亿


“我的吗鸭太可怕了他们。”黄明昊拍着胸口,淡定的锁了门。


“他们 ...锁起来真的没事吗?”陈立农不安到。


“没事,待会会有人帮他们开的。”


黄明昊完全无视了里面传来的怒吼和拍门声,拉起农农的手就说“一起去打台球吗?”


“好呀!”


“不过你一个omega来这里还真不怕危险吼。”


“???我是ALPHA啊!你们在嗦什么啦!”


“??!!!”


黄明昊:麻麻可能一要断子绝孙了



陈立农:你们在嗦什么屁话哦我可似man 帅 有形的男子汉ALPHA啦!


终究陈立农有没有被八人掰弯呢,这你们自己脑补叭!


END. 

*渣文笔,细节没有写好dbp

*求评论qwq

*我今天两更了快夸我!

这几张让我死了

呜呜呜妈妈的宝贝啊你怎么能那么撩我给命给你啊呜呜

最近背多了社会主义现在脑子全是黄色颜料

*渣文笔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ky走开不接受反驳




1.来自天堂的魔鬼


“姐姐,我跳得是不是很好?”



无辜的下垂眼期待又单纯的看着你,微微咧开的嘴角又有一丝不羁和邪魅。



色气的动作配合着胯部动作,修长的手指纤细白湛的放在令人遐想上面。



黑色衬衣衬托出少年的白湛,敞开的领口露出一边精致色气的锁骨。


但是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无辜又单纯的眼神加上被汗水浇湿软软趴着的头发。


金框眼镜戴在少年脸上添加了一份禁欲的气质又带有乖宝宝的眼神。



无辜又糜烂的问你



“我好看吗,姐姐?”

2.

色情。


黄明昊眼神暗流涌动,看着面前跪下来坐着舞蹈动作的哥哥。



汗宝宝体质让陈立农很快浸湿了衣裳,优美的线条和腰身因此被在后面的弟弟一览无余。


黄明昊如野豹般的眼神也和衣服的豹纹相呼应,炽热的盯着前面不断扭动的柔软腰肢。



想要。


明明昨晚才经历过那么激烈的性事,黄明昊现在下身还是控制不住的挺立起来。



他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人儿,想着昨晚在床上因为情欲而弓起的泛红腰肢被粗鲁的自己掐着在白湛柔软腰肢下面留下几道青紫。



带着凌虐美,很刺眼,很好看。


因为舞蹈动作而歪过一边的露出了漂亮的颈脖,白湛的皮肤包裹紫色的青筋,想让人留下一个个吻痕。而对猎豹来说,真是让人忍不住想一口吞掉。


怎么办呢哥哥,我好像,要失控了……

猎豹一旦开始出击,就不会给猎物留下反抗和逃走的余地。


所以啊哥哥


你会…满足我的



对吗?

靴靴你们一直支持我!

我好开心鸭!

要一起走下去哦!


爱你们❤️

笔芯,一起变得更好!

我TM真的是ALPHA!【all农】(上)

大家好我是man帅有型你农哥,简称——陈立农


今天,本应该是我要去奶泡森公司工作的日子!真是太让我激动了!奶泡森传说中的八人神圣伟大,都是很年轻就很有名!我的梦想!就是成为跟他们一样伟大的ALPHA!


对!ALPHA!虽然是台湾人说话有点小调子;虽然笑起来眼睛会弯成月牙型;虽然天生皮肤白;虽然我的信息素是草莓牛奶味....


咳咳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是一个一拳490身高186的ALPHA!


陈立农怀着激动的心情踏入这公司


就被一群很可怕的姐姐们围在怀里…


QAQ好可怕


不行我可是man 帅 有型本人怎么可以就这样认输!


"你们…拜托让一下,很热啊…还有我是ALPHA!很危险的!"


果然我的威慑起了作用,她们果然退开了了点!虽然她们好像完全忽略了我后面一句...


"范总好——"


陈立农懵懵的转过去,就看到一个带着墨镜,穿着大貂人走了过来。


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暴发户啊


这是陈立农对某位姓范男子的第一印象。


范丞丞今天走进公司就觉得不对劲,人干嘛围着一个地方!都不工作了吗!


于是范丞丞走过去决定呵斥一下中间不好好工作撩妹的人,过去就看到陈立农懵懂的眼神无辜的看着自己,因为被围着很热而微微发红的脸颊,嘴唇还因为紧张抿了起来的时候,范丞丞觉得自己被丘比特射了一箭。


范丞丞:嗯,真香


然后呵斥了一下围着的怪姐姐们,在众目睽睽之下理所当然的把中间的小兔子给牵走了。


陈立农看着牵着自己的某貂皮男子,走到走廊的时候停了下来,开口问了句:"嗯…这位先生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范丞丞牵着小兔子白白嫩嫩的手臂不舍的摩擦了几下才放手,装作正经的回答"咳…你叫什么名字…"


说音刚落,淡淡草莓牛奶的味道就闯入范丞丞鼻腔里,范丞丞突然脑子有一个线蹦掉了。


OMEGA!


竟然啊OMEGA!我的天在这个几乎全是ALPHA的公司里竟然有OMEGA!我类个乖乖——


我的天我的信息素会不会让他感到不舒服!还有我今天忘记洗头了啊啊啊啊万一他发情了我是不是要帮他解决但人家是OMEGA所以我要对他负责!我的天好像六月三号结婚是个吉日,孩子叫什么好呢…


范丞丞一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想法,身体却僵硬在那里无处安放,只能楞楞的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先忙了"就落荒而逃。


"我叫陈立农…"陈立农乖巧的回答着,也不知道面前的人抽了什么疯突然跑掉。


我有那么吓人吗?还是我太A了让他感觉压迫吓跑了?没错就是这样!哈哈哈看在他那么诚实的份上我就不跟他计较了!他叫啥来着?好像叫饭…饭啥来着?不过好奇怪啊竟然姓饭,还饭,待会来个菜才好玩呢。


陈立农撇撇嘴,自己想通以后就往电梯里走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竟然逃走了他会不会讨厌我呜呜呜呜——不过他叫陈立农吗真好听的名字嘿嘿农农~


跑到拐角处躲起来的范丞丞正在后悔and花痴中就被一个人打断。


"你干什么呢笑得一脸花痴。"朱正廷拍了拍笑得可怕的范丞丞的肩膀。


这傻小子又抽啥疯了。


"咳没事。"我只不过马上就要脱单了而已嘿嘿嘿——


陈立农走进电梯里面的时候,发现里面还有一个戴着墨镜很帅的男子。


切,帅了不起呀!我也很帅的!


陈立农撇撇嘴。


蔡徐坤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男生皱了皱眉,自己身为公司的老总我,还没一个人敢在自己释放低气压的情况下和自己处在一个空间,这个人真是大胆。


好胜心强的蔡总悄悄的加强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浓郁的玫瑰味道环绕在小小的电梯里。


陈立农有点不适的皱了皱眉,介个人干嘛喷那么多香水啦!真是臭美!


ALPHA的本能开始释放出淡淡的草莓牛奶味来驱除身边的玫瑰味。


被扣上臭美这一顶帽子的蔡徐坤正时刻注意陈立农,再闻到陈立农身上的草莓牛奶味时彻底僵硬了。


这个男人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x


wocwocwoc!这个人是个OMEGA!我的吗我刚才做了什么畜生不如的事情!不过这个人真好看,笑起来好好看啊……如果他发情了我也不是不可以……


“叮”


电梯响起,到了楼层,陈立农赶紧从电梯里面出来。


麻麻这个人好奇怪哦!一直盯我看!虽然我知道我很有魅力也有很多OMEGA想投奔我的怀抱但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陈立农无意中看见了蔡徐坤的名片。


吼,好玩,来个油你们就可以出道了去美食节目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蔡徐坤看着陈立农走远的身影默默计算着电梯太快了,他要投诉!


不是蔡总你冷静一点好吗????


“三分钟之内我要这个男生所有的信息。”


强人所难。助理苦着脸开始查监控。


历经了千辛万苦,陈立农终于来到了会试门口。


他打开门,看到了八个人,中间还有两个熟悉的脸。


未完.



就问问


你们想看后续嘛……


最近没灵感,要命。


不给点评论,我说不定就会这样颓废,颓废我就没动力写文!这样你们就没办法看你们帅气的我的文了【疯狂暗示】


等我……考完试……!【发出要死的声音】


投票

就是我之前说的九p事件【不了解的人请翻我主页】


出了一点小意外


尤尤我是真搞不下去了(对不起我不够魔鬼)


so


打算换成信哥


但是


小鬼你又咋回事捏


嘤嘤嘤


so


现在有两个决定


①一个搞八p


②一个加个郑锐彬小哥哥


来投票吧!


(话说粉丝都卡住了我还在考虑什么!)


【一月18号截止】


如果到了的话


等我考试完【大概一月18号或1月20号】


马上码字


*占tag致歉


一半是我【彬立】

[电影才看到一半    

开始期待结局多意外]

"讨厌啦,好不容易来看电影不要看我啦。"带着白色口罩笑得很甜的少年对着一旁黑色口罩的少年说到。

你比电影好看多了。

郑锐彬心想,还是乖乖转过去,心却洋洋的,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轻轻抓住了。

转过头,陈立农却目不斜视的看着电影,少年的手心却微微湿润了。

傲娇。

郑锐彬在心中偷笑一声,也开始认真看电影,手反而包裹着陈立农的手心。

十指相扣,少年们情窦初开的第一次接触,两人的手心都热得出了汗,却一个都不肯放开。

[讯息才回到一半

习惯预测对话的发展]

"很难对不对?"陈立农看着郑锐彬,嘟着嘴向着自己小男友撒着娇,期望自己的小男友会说些什么安慰自己。

[每天绕着地球转

很少想过我为谁存在

要是没有我你会怎么样]

"锐彬!"

"锐彬?"

"锐彬~"

"锐彬…"

要是没了你,我可能会疯吧。

郑锐彬摸着快被自己高的小孩看着小孩的笑颜温柔的笑到,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应着。

如果可以,我想就这样被你叫一辈子,我应一辈子,不厌其烦。

[假期才过完一半

突然不知不觉又感叹]

"锐彬,好快哦,马上就要正式考核了,好紧张!我们两个要一起出道哦!"

"好。"

郑锐彬看着第二名的小孩和自己勉强通关的二十名咽下苦涩的笑容温柔的应了小孩。

对不起农农,我可能要食言了。

[爱情了解了一半

却从没有你想的进展]

"农农,我...我想亲你…"

"不要啦锐彬…这里是练习室哎…会被人发现的,回去在亲嘛~"

"可是我想…"

"…好啦,仅此一次哦…"

"农农!还在练习吗?"

"啊啊,是,是啊!"

看着小孩慌张的推开自己,郑锐彬叹了口气,摸了摸小孩的头。拿起衣服就往外走。

"我先回去练习了,农农早点休息吧。"

[我的孤单和想念一直藏的很内敛

于是一半是我一半是沉默]

"锐彬…"陈立农看着郑锐彬孤独的背影,嘴边的"别走"默默吞了下去。

沉默的放了音乐,开始用练习试图麻痹自己。

[他们告诉我成熟是选择不说

我想要认识的我最好的我出现了没有]

也许,只有更好的我,才能和你相匹配吧。

郑锐彬累瘫在地板上,衣服已被汗浸湿,但还是咬牙起来练习。

[我却在找你的下落]

"锐彬?没回来吗…"

陈立农看着其他舍友摇摇头指了指空着的床位失望的回了宿舍。

[早被遗忘的空间

似乎还有着你的气味

两个幸福的影子

依旧被迫着消失不见曾经的爱恋与永远全都成为从前]

曾经一起打闹的练习室,两个少年在半夜偷偷的调情,来人了还一起躲在柜子,近距离的距离让两个少年都红了脸,郑锐彬看着小孩红通通的脸,坏心的做了一件坏事。

出来后陈立农恼羞成怒的追着郑锐彬打,迎风吹开的衣领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红点。


"明天开始,就是最后的舞台了。"

是啊,我还是…追不到你的距离啊,农农…

[于是一半是我一般是沉默

他们告诉我成熟是选择不说

我想要认识的我最好的我出现了没有

我却在找你的下落]

"is'OK——没时间去浪费"

"oh oh ohh~mack daddy"

[于是一半是我一半是困惑

他们告诉我成熟是得过且过

我想要变成的我快乐的我出现了没有]

"第二名——陈立农!恭喜你出道了!"

陈立农兴奋的跑上去,眼眸熠熠星光的看着台下鼓掌的郑锐彬,却错过了郑锐彬低下头的一阵苦涩。

最终,我还是没能陪你走到最后啊…只能祝你幸福了,农农。

再见,农农。

[如果看见请叫住我]

"我很想农农。"

直播间,郑锐彬提到农农时,眼睛仿佛有着光,仿佛想到什么美好事物一样笑得温柔,眼底的思念和温柔仿佛溢了出来。

我也想你啊,锐彬…

屏幕前的陈立农哭得泣不成声。

【最后是你失去了我】

"农农…抱歉。"我不能陪你到最后了,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对不起,我最后,还是食言了。

"啊啊啊啊啊——"

现场的尖叫让陈立农回过神来,眼底竟然有些湿润了,他抿了抿嘴,余光却撇到台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差点没哭出声,努力向他扬起一个最好的微笑。

我爱你,郑锐彬。

我也是,农农。

End.


发生了一点事,我可能要退圈了,但我会回来,不久,一年吧,大家明年见吧。





【好了我不皮了hhhhh】

刚听这个瞬间想到彬立啊我的初恋呜呜呜呜算be也算he吧www我很写那种感觉但是我文笔不好呜呜呜写不出来!

1.1请大家多多去支持农农新歌【一半是你】真的很好听!

必须是1003哦♥

希望我考试回来能看到

虽然很不可能啦♪

占tag致歉

农团子一日游【all农】

陈立农缓缓睁开眼睛,感觉世界突然变大了许多,往下看,自己变成了一团白色软软的很像大福的不明物体。

!!!这是什莫鬼啦!

某农表示这不是真的,并闭上眼睛试图再次醒来。 一定是我醒来方式不对,再来一次!

再次睁开眼睛的陈立农看着自己没有任何变化的的一坨,绝望的瘫了下去,从别人角度就是一个白团子突然像水一样软了下去。

“农农还没起床吗?”蔡徐坤敲了敲房门,问到。

听到自家队长的声音陈立农激动的蹦了蹦发现地面与床的距离默默又缩了回去。

队长快来救我QAQ

蔡徐坤翘了几次门后没人回应皱了皱眉推开门进了房间,发现房间空无一人,喃喃自语到“农农又有通告了吗?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就出去了。”

不是啊队长!我在这我在这!洁白床上的一个白团子正努力的扭来扭去试图引起人的注意,但蔡徐坤让他失望了,发现没人后就无情的关上了门。

!!!蔡徐坤你个大猪蹄子眼睛呢!平常我跟别人讲话的时候你不是看得很准嘛!这时候你的眼力去哪ne!

某农团气得从一个小小的团子膨胀到一个鼓鼓的团子。

陈立农思考后决定还是要靠自己,看着突然变高的地板,咬咬牙跳了下去。

哎?不痛?陈立农悄咪咪睁开一只眼睛,看见了一张放大了依旧很精致的脸蛋。

“这个是什么呀,农农呢?”Justin捧着白团子疑惑道。

Justin我爱你!我们下次还一起去玩吧! 陈立农高兴的扭了扭身体,Justin看着手上那团不断扭动的不明物体,莫名有种熟悉感但又想不起来。

算了,先下去吃饭吧,Justin把白团子放在自己肩膀上就下去和大家一起吃饭。

“都说了农农不在了。”蔡徐坤看着一脸郁闷下来的Justin说。

“啊—我还想说今天去找农农一起去吃蛋糕来着。”Justin郁闷的坐在板凳上扒拉着今天的炒饭。

“呀Justin你不吃别糟蹋粮食好不好!而且农农都已经和你出去玩那么多次了,这次怎么说也应该是我们才对吧!”范丞丞嫌弃的看了Justin一眼然后反驳到。

“切,农农喜欢和我出去玩,没办法,我和农农的关系就是那么好~”Justin嘚瑟的挑眉,很成功的把在场七个人都惹怒了。

“Justin你又想加训了?”蔡徐坤忍着怒气微笑的看着皮皮贾。

“哇队长你可不能公报私仇啊!”Justin被吓了一跳,委屈的说。

肩膀上的陈立农也因为Justin大幅度动作差点给滑下去。 “哎Justin你肩膀上的是什么东西?”朱正廷眼尖的发现了肩膀上的某白团。

“啊这个啊,是我在农农房间里发现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啊。”Justin把肩膀的陈立农放到桌子上。

和八个人大眼瞪小眼的陈立农 :…

“这是…小型的兔子吧?”

你是瞎子吗?!

“对对我好像在网上看过有这种手心大小的兔子来着。”

那种是茶杯犬吧为什么还有兔子啊!还有我这大长腿怎么可能是那么小一只啦你们是猪吗!

“对对,那为什么它会在农农房间里呢?”

对对!快发现问题!

“农农养的吧。”

怎么可能啦!他会被狗狗吃掉的啦!

“挺可爱的嘛。”

重点不是这个你们这群大猪蹄子干嘛在关键时刻为什么认不出我啦!

“看起来好像可以吃的样子。”小鬼捏了捏白团子糯糯的脸蛋,“摸起来像大福。”

!!!陈立农害怕的瑟瑟发抖,团子开始变成了浅灰。

“不能吃啦,”王子异打断了他

对对对!怎么可以次啦!

“万一一有毒呢,起码先煮熟嘛!”

!!!王子异我看错你了!你们这群魔鬼!

“啊范丞丞你干什么!”眼尖的尤长靖发现了偷偷摸摸的想溜走的范丞丞。

“哼我已经知道农农在哪了,我要去找他!”

不…你知道个屁啊我在这!还有为什么你要说出来啊你是笨蛋吗?

心累的农团子无奈的瘫成水晶泥。

“拦住他!”林彦俊果断的撸起袖子。

你们还信了啊!还有制霸你冷静一点不是用暴力能解决的啊!

在一片混乱中,甚至还危及到了一旁的某团。

喂喂喂你们打架不要危机到我啊!还有你们是xxj吗都!

某团被一股神秘力量甩开并落下。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在喝不到草莓牛奶了吗!不要啊我不想死!

“啪叽。”农团光荣的掉到了摔下地上的Justin的脸上,准确的说是嘴唇上。

!!!我准备留给农农的初吻!

啊,牛奶味团子变成草莓味团子了。

“砰。”

一阵白烟过去,全身赤裸的陈立农趴在Justin身上,全身染上了淡淡的粉色,眼角红红的像个小兔子一样。

全部寂静。

“啊啊啊啊啊你们不要看啦!”陈立农羞红这脸遮住身体跑到自己房间就锁门起来。

介让我怎么见人na!!!

“咕咚。”

留下在场的八个人瞪着眼吞着口水,回想着刚才香艳的一幕鼻子下留下了不明液体。

嘿嘿嘿,农农的初吻,Justin摸着自己的嘴唇傻笑到。

然后受到了来自社会的毒打

END.

贾农女孩是我没错了,小贾冲鸭!拿下那个农团子!

*渣文笔见谅

*不接受ky

*如有错字见谅

*求红心蓝手【求评论!】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和包容我这个年更【bushi】写手啦

*爱你们啦❤

我的主治医生整天被几个病人骚扰【1.坤农】

陈立农是个医生,简单来说,是一个长得超好看笑起来超暖的医生小哥哥,嗯,我觉得我这个彩虹屁还不够强烈,但是他真的有那么那么——那么——好!


但是!那么好的医生!总是被几个来历不明而且长得超帅的病人骚扰了!气死我了!


比如上次那个黄色头发的叫什么蔡徐坤吧,好像是那什么的总裁,有钱了不起啊!有钱…有钱…好像真的挺了不起的…


咳咳但是这个不是重点!重点!重点是他那天手臂好像是被商业劲敌偷袭了用棒球棍打了一通,然后被送到了陈立农这里。


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本来面无表情的走过来甚至还想继续工作,但是看到农农一瞬间立马腿软就差点跪了下去还倒在农农怀里面!!!


大哥你伤的是手不是腿!演技差评!不要吃我农农豆腐啊啊啊!


关键是!农农还上当了!啊我的小心肝啊就这样上了那个大灰狼的当!气死我了!眼睁睁看着大灰狼就这么偷笑着埋在农农怀里被扶了进去我的内心是绝望的。


“请问哪里痛?”


“我的全身都好痛啊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


“放心吧,不要胡思乱想,我会治好你的,是手臂伤到了吗?”


“嗯…我哪里都好痛,分不清哪里了…医生你帮我摸摸…”


!!!你个大猪蹄子放开我农农的手啊啊啊啊!我都没摸呢!


“额…是这里吗?”陈立农的手被拉着放到蔡徐坤胸膛,稍微的脸红了一下,轻轻按了按问到。


“好痛啊,好像又不是最痛的,医生你在摸摸…”蔡徐坤眉都皱到一块去了让陈立农狠不下心来抽出手只好硬着头皮顺着他到处碰。


农农你没看见他眼底的笑意吗!多么猥琐!快放开!狠狠拒绝他!


“我…我给你看看,张嘴。”陈立农拿着手电筒,示意他张开嘴。


“嗯——”


“…不是嘟嘴是张嘴…”


“啊——”


“嗯…先吃个止疼药吧。”陈立农从橱柜拿出一个小瓶子。


“不要——药好苦的…”蔡徐坤闭着嘴巴,可怜巴巴的看着陈立农。


“吃药就不那么疼了,乖啊——”


…啧,我怎么感觉有种哄小屁孩的既视感


“可是我手抬不起来了,好痛,医生喂我吃吧~”


???!!!农农别信他!他就是个大猪蹄子!


“好吧…”


!!ohno我的大宝贝竟在有朝一日被这样吃尽豆腐!!


看着陈立农手心几颗白色药丸,蔡徐坤慢慢低下头用嘴巴吃进,后面还用舌头轻轻舔舐了陈立农的手心,在把水喝下,也许是太困难,有一水流顺着蔡徐坤下巴留到了喉结这。


…色气…又妖孽…麻麻怎么办我好像…这对好像…不行不行我要忍住!!


陈立农感觉手心湿润了一下像是被刺激的抽回手,在看到眼前这一幕脸红通通的像个苹果。


“医生…好苦啊…”蔡徐坤皱着脸,看着陈立农红通通的脸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啊…可是牛奶喝完了…”陈立农翻找着,发现自己的草莓牛奶早已被馋嘴的自己给喝完了。这可怎么办呢,陈立农苦恼着。


“我有办法,医生你过来一下。”蔡徐坤似乎想到了什么,眨眨眼示意陈立农过来。


就在陈立农低下头听的时候,后颈一阵大力把自己按了下去,随即陈立农便感觉嘴唇有一阵柔软。一个放大的几倍的脸出现在自己眼中。


他睫毛好长啊…陈立农楞楞的想。


不对不是像这样的时候!我我我我我我被强吻了!?陈立农眼睛突然睁大,手开始挣扎了起来,却被蔡徐坤用一只手就轻松压制。


大骗子!说好的受伤呢!


嘴唇上一阵湿润,蔡徐坤用舌头不断的去舔舐陈立农紧闭的嘴唇,轻轻按了按小孩的后颈小孩便一个激灵蔡徐坤也蹭这时候撬开陈立农的贝齿与小孩舌头交缠。


啊,果然是甜甜的草莓牛奶味


苦涩的药味和甜腻的草莓牛奶味交织在一起,没有经验的小孩不过一会便问得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晕头转向的还腿软差点跪了下来。


蔡徐坤看到小孩无力的样子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低下头在小孩耳边私语,“医生,你真甜。”



当我看到农农医生满脸通红的被那个姓蔡的病人抱着,那个姓蔡的病人还对我说,今天农农医生请假并甩给了我一张支票叫我去办。


…呵,我是那种容易被钱诱惑的人吗?!


我愤愤的在请假条写上陈立农的名字。


END.


相信我,我一开始是真的只想写沙雕段子的,但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嘤嘤嘤我还是纯洁的【?】


所以我打算写个系列啥的啦,按顺序来鸭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


求爱心求蓝手求评论鸭


爱你们♥